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第1450章 魔帝临世(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梵天神帝所言,亦是【逆天邪神】众人所想。

    既早知真相,为何不早些公开,以早些准备和共商应对之策。

    宙天神帝叹声道:“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一个一旦稍有传播,便会引起天大动乱的真相。”

    此言一出,就连各大神帝都神情剧动。

    云澈收敛心神,默默的听着。这里,只有他和沐玄音真正明白宙天神帝这句话是【逆天邪神】多么的沉重。

    “宙天,请详言。”龙皇沉声道,他目视四周:“今日到场者,皆为一方天域之主宰,断不会有人传出一字一言。”

    (云澈:???)

    宙天神帝抬头望天,沉声而语:“绯红裂痕的真相,要追溯到诸神时代。那个时间,已属于诸神时代的末期,但距离今天,依旧无比遥远。”

    “当年,神族最高帝王,四大创世神之首诛天神帝以始祖神决的碎片为引,将魔族四魔帝之一的劫天魔帝引至混沌东极,然后祭出混沌第一神器诛天始祖剑,一剑轰开混沌之壁,一剑将劫天魔帝和其所引领的劫天魔族轰向混沌缺口,将他们放逐到了混沌之外……”

    声若洪钟,直荡心魂,又在封神台区域的边缘被隔音结界完全隔绝,没有传出一丝一线。

    云澈预想的无错,在公开真相之时,宙天和冰凰神灵一样,以远古时代诛天神帝放逐劫天魔帝为起点。

    它是【逆天邪神】神魔恶战的真正起源,亦是【逆天邪神】绯红劫难的真正根源!

    这段历史,在很多上古所遗的典籍中都有着详细的记载,在场之人无不知晓,他们疑惑着宙天神帝为何提及这件上古之事,但都凝神倾听,无一发问。

    “诛天神帝当年之举,是【逆天邪神】因他嫉魔如仇,更绝不接受始祖神决的碎片之一落入魔族手中。手段虽有‘卑劣’之嫌,但身为神族之帝,面对魔之帝王,任何手段皆不为过,因而神族之中并无谴责之音,唯有元素创世神怒而与之一战……”

    宙天神帝详细的讲述了那段无论远古,还是【逆天邪神】当世都知晓的历史,然后话音忽然陡转:“这些,相信在座诸位皆早已知晓。但……这段过往,无论是【逆天邪神】现世,还是【逆天邪神】远古,众生所知晓的,都只是【逆天邪神】虚假的表象,它的背后,隐着另一个真相。”

    “一个,在远古时代唯有创世神和宙天神灵才知道的真相。”

    这句话,无疑瞬间将所有人的心脏心弦高高吊起。

    唯有创世神和宙天神灵知晓……意味着,宙天神帝即将说出的,是【逆天邪神】一个连上古诸神都不知晓,在那样一个时代都要死死掩住的大秘!

    “诛天神帝之所以对劫天魔帝动用那般手段,元素创世神之所以怒与诛天神帝交战,是【逆天邪神】因为早已发生,涉及神魔两族至高层面的禁忌——元素创世神与劫天魔帝,两相倾情,互相结合。”

    哗——

    此言一出,尽皆惊然。

    “在那个时代,无论哪个阶段,神族与魔族都是【逆天邪神】相悖相斥,互不相容的两族,最后甚至拼至两族尽灭。而创世神和魔帝,又分别是【逆天邪神】两族的至高存在……怎可能发生这样的事?”西域青龙帝道,

    宙天神帝之言,她难以置信,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这的确让人难以相信,”宙天神帝沉声道:“在那个时代,或许会更难以让人相信。但,这却是【逆天邪神】事实。一个触犯禁忌,撕破禁忌的事实。也是【逆天邪神】这个撕破禁忌的事实,加上涉及创世神,诛天神帝才会不惜做出那个惊世之举……也引发了一连串,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的后患,并一直延续到今世。”

    “元素创世神在那之后舍弃创世神之名,自封邪神,隐世不出,亦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

    这是【逆天邪神】在上古都是【逆天邪神】隐秘的上古之秘,字字惊心。但,这些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亲口说出,而告知宙天神帝的,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灵!

    作为当年陪伴秩序创世神的玄天之宝,它的确最有知道那个时代隐世之秘的资格。

    “就算这一切是【逆天邪神】真的,又与今日要议的绯红裂痕何干?”苍释天出声喊道。

    宙天神帝看他一眼,继续说道:“神魔恶战后期,两族俱是【逆天邪神】凋零,而造成两族尽灭的,是【逆天邪神】邪婴万劫轮在摆脱封印后所释的灭世魔毒‘万劫无生’。”

    万劫无生……这个毁灭神魔两族的可怕名字,一直到今天都依然人人皆知,闻之惊栗。

    “万劫无生释放之时,强锁所有神魔的命魂气息,任何神魔都无处遁行,但,却有一器,纵是【逆天邪神】面对‘万劫无生’,亦可轻易逃离。那便是【逆天邪神】……同为玄天至宝的乾坤刺!”

    “而宙天神灵所言,那个时代,乾坤刺的原主,正是【逆天邪神】元素创世神……亦后来的邪神。”

    “但!最后的灭世之难,邪神却同样身中万劫无生之毒,最终陨落。”

    “诸神时代之后的这些年,宙天神灵一直都在疑惑一件事,那就是【逆天邪神】拥有乾坤刺的邪神,为何却同样身中万劫无生。”

    “直到四年前,它才知道答案……与绯红裂痕的出现,相同的答案。”

    “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南溟神帝双目紧眯,连他亦忍不住出声发问。

    宙天神帝所言越来越玄乎,也将所有人的心脏越吊越高。

    或许最为平静的,反而是【逆天邪神】修为最低的云澈。

    和冰凰神灵所料无措,因为宙天珠的存在,随着绯红气息越来越清晰,宙天珠感知到了乾坤刺的气息,进而得知了那个可怕的真相。

    但,宙天珠并不知晓邪神留下了本命传承。或许隐约知道邪神和劫天魔帝有个女儿,但绝对绝对不会知道其女儿之后的命运,以及“她们”依然在世这件事。

    “混沌东极的绯红裂痕,释放的是【逆天邪神】……乾坤刺的气息!”

    宙天神帝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是【逆天邪神】面露疑惑,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乾坤刺,是【逆天邪神】世上最强大的空间之器。其空间力量之强,绝非我们所能想象。宙天神灵亲口所言,以乾坤刺空间力量之强大,或许,在外混沌,都足以开辟空间,让生灵长久存活。”

    宙天神帝说完,终于开始有人剧烈动容。月神帝起身,双眉凝起深深的惊骇:“难道……是【逆天邪神】……”

    “呼……”宙天神帝长吐一口气:“邪神未能摆脱灭世之劫,说明在那个时候,乾坤刺极有可能已不在他的身上。”

    “乾坤刺这等玄天至宝,拥有至高空间神力的同时,亦有着最强的保命之力。他若要予人,唯有可能给予最亲近,最钟爱之人。那么……会是【逆天邪神】谁呢?”

    宙天神帝说到这里,那个答案,那个名字,便如魔咒一般,清清楚楚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宙天神帝继续道:“而今时,乾坤刺的气息,赫然便是【逆天邪神】来自绯红裂痕……来自混沌之外!”

    “它为什么会在混沌之外?是【逆天邪神】谁将其带到了混沌之外?”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与一个名字契合,契合到让人不寒而栗。”

    他话音微顿,然后说出了那个的确让所有人不寒而栗的名字与答案:“劫…天…魔…帝!”

    封神台的空间刹那冷凝,又在可怕的冷凝中剧烈颤荡……颤荡到几欲崩塌。

    “难道……绯红裂痕之外……是【逆天邪神】……劫天魔帝!?”

    这句话是【逆天邪神】来自梵天神帝!身为东域第一神帝,短短一句话,他竟是【逆天邪神】说的有些艰涩。

    似乎,他对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不敢相信。

    没有人接话,他们全部面带骇色,看着宙天神帝,等待着他的回答。

    “乾坤刺之力,在上古时代都极少现世,现世更无明确记载。而,宙天神灵告诉老朽,乾坤刺的次元神力完全爆发时,便是【逆天邪神】如血一般浓郁的绯红色!”

    “四年前,宙天神灵在初次察觉时还有所侥幸。但这四年间,乾坤刺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清晰到不留半点奢望。而近年来,我东神域忽然爆发玄兽动乱,且范围越来越大,受影响的玄兽层面亦越来越高,而能造成如此影响的,根本不是【逆天邪神】现世存在的力量!”

    宙天神帝目光扫动四周。封神台上,这些傲视天下,主宰一方天地的至尊强者,他们的眼瞳之中,无不动荡着深深的惊色……一如当年他得知这个“真相”时。

    但,直至今日,他不得不把那个无比可怕、无比残酷的真相完完全全的揭开:“当年,邪神在还是【逆天邪神】元素创世神时,将乾坤刺送给了劫天魔帝。而被诛天神帝放逐到混沌之外的劫天魔帝,依靠乾坤刺之力,与和她一起被放逐的族人在外混沌生存了下来,并反因此,避过了神魔恶战和‘万劫无生’之难。”

    “世上能破开混沌之壁的,唯有诛天始祖剑和邪婴万劫轮。但还有一器,能够干涉混沌之壁,那就是【逆天邪神】拥有极致次元神力的乾坤刺!”

    “数百万年过去。依靠乾坤刺的次元神力……劫天魔帝和她引领的诸多魔神,终于要回来了!”

    数百万年,相对真神真魔的寿元而言,并非是【逆天邪神】一段很长的岁月。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封神台久久无人出声。

    西域一皇二帝,南域两神帝……绯红裂痕的存在,他们虽然很重视,但也并未那么的重视,因为这毕竟是【逆天邪神】出现在东神域的事,或许影响不到他们所在的神域。而此时,他们的神情,已再无先前的淡然,沉重的骇人。

    这无疑,是【逆天邪神】他们这辈子听过的最可怕的消息。

    偏偏这些话是【逆天邪神】来自东神域……不,是【逆天邪神】浩大神界最德高望重,最不会妄言的宙天神帝!

    安静,可怕的安静。

    一个几乎尽是【逆天邪神】神主大佬的盛大场合,响动的竟全是【逆天邪神】心脏狂跳和吸冷气的声音。

    宙天神帝身侧,各大守护者同样满面惊色,因为连他们,都是【逆天邪神】今日方知一切。

    到了此刻,他们已是【逆天邪神】完全明白,为何宙天神帝早早知道了一切,却始终没有半分透露。

    连他们在听到这些后都惊惧至此,若是【逆天邪神】传开……会引发多大的恐慌动乱,根本无法想象。

    龙皇起身,沉声道:“宙天,你今日所言,有几成确信?”

    宙天神帝道:“老朽承宙天之志,一生从不敢虚言妄言,遑论如此大事。老朽之言……难有侥幸。”

    安静,更加可怕的安静。

    若一切真的发生,若是【逆天邪神】一个上古魔帝临世,将会意味着什么……

    “既如此……可有应对之策?”龙皇道。

    宙天神帝长吐一口气,眼神变得格外昏暗,音调亦是【逆天邪神】更沉了几分:“若为邪婴那般祸世强敌,可集众界之力灭之,力难及,尚可智取。若为天灾,亦可合力以对……但,上古魔帝那个层面的力量,若当真临世,那绝非当世的任何力量可以抗衡,计谋、手段,在魔帝与真魔那个层面的力量之前,更是【逆天邪神】无谓的儿戏。”

    宙天神帝的言语,一句比一句残酷。而在座之人,以他们所在的层面,最为清楚真神之力是【逆天邪神】何概念……那是【逆天邪神】一个他们凡灵始终连碰触都不能的神话层面,他们很清楚,宙天神帝所言,绝对没有半字夸张。

    “被算计、放逐了数百万年,外混沌的世界,就算有乾坤刺开辟的空间,也定然是【逆天邪神】一个枯无、匮乏、残酷的世界,他们归来之时,会带着积累数百万年的怨恨与仇恨。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是【逆天邪神】生性残暴可怕的魔……”

    “当绯红裂痕完全崩溃,这些魔神重归混沌时,降临的,将是【逆天邪神】一场……覆世之劫。”

    悲怆与绝望……这些情绪随着宙天神帝的言语,如瘟疫般传至每一人的灵魂深处。

    成就神主之后,他们都会逐渐忘记何为恐惧,何为绝望。因为,他们已站在了当世力量的顶端,俯视世间万灵,成为世之主宰……这亦是【逆天邪神】他们为何被称作“神主”。

    而当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马上会降临足以将他们轻易抹杀的力量,他们的震骇和恐惧,甚至还要胜过凡灵。

    月神帝的部分心神一直在注意着云澈那边,一众神主、神帝尽皆震惊难平,反观他却过分的淡定。她短暂思虑,起身道:“宙天神帝,你近年聚东域之力,修筑通往混沌东极的次元大阵,今日又聚我们来此……当真没有应对之策?”

    宙天神帝苦涩摇头:“不过是【逆天邪神】唯一能做的挣扎,以及……些许微乎其微的希望。”

    “什么希望?”

    “其一,”宙天神帝徐徐道:“祈祷经历了外混沌数百万年的魔帝与诸魔神已力量大为崩散,崩散到我们可以勉强抗衡,阻挡他们覆世的程度。”

    这个希望,渺茫到根本连“希望”都算不上。

    “其二……”宙天神帝灰暗的眼瞳里总算闪烁了一抹精芒:“集我们所有人之力,强行封堵绯红裂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逆天邪神】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全球灵潮  完美世界  修真聊天群  最强逆袭  寸芒  就爱读小说  南方财富网  大王饶命  超强吸妖器  盛唐之帝国崛起  明朝败家子  诸天最强大咖  个性说说  房贷计算器  如意小郎君  大宋男儿  中世纪崛起  寒门崛起  吞噬星空  社保查询网  武道孤圣  步步生莲  大学生必备网  广东高考网  中华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