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第1421章 好大的面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个声音响起之时,如有一蓬看不见的幽云降世而下,无声无息间,竟将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抹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逆天邪神】一股明明温和如梦,却又让所有人无法呼吸的压迫感。

    冷寂的空间裂开一道紫色的裂痕,一个女子身影从中缓步走出。她一身华贵宫裳,紫光粼粼,头戴紫晶玉冠,颜若皎月,目若紫星……她身影现出的那一刻,洛孤邪与水千珩同时面色骤变,身上释放的玄气也忽如被虚空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

    “……”沐玄音目光转过,冰眉微斜。

    世界出现了数息诡异的冷寂……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月神帝!

    怔然之后,水千珩迅速回神,抬手拜道:“琉光界水千珩,拜见月神帝!这几年水某数次拜访月神界,皆未能如愿,能在今日得见月神新帝,深感万幸。”

    夏倾月微微颔首,目光从水千珩和水媚音身上掠过,向沐玄音道:“沐前辈,久违了。”

    这一声称呼让水千珩眉梢跳动,心中大惊。既为神帝,便是【逆天邪神】当世之巅,对他不假辞色,却对沐玄音……“前辈”相称?

    这这……

    自夏倾月出现,水媚音的唇瓣就大大的张开,她凑到水千珩身侧,很小声的问道:“爹爹,她真的是【逆天邪神】当年那个姐姐吗?”

    入宙天珠之前,她曾在月神界见过夏倾月,此时再见,除了样貌,她全然无法把她和记忆中的夏倾月联系起来。

    水千珩苦笑:“什么姐姐,她可是【逆天邪神】神界历史上最年轻的神帝,比你要小三千岁。”

    水媚音:╭(╯^╰)╮

    沐玄音道:“区区数年,算不得久违。听闻你已继月神先帝之遗志,于月神界封帝,想来,这几年应该历过不少的风雨。”

    夏倾月目光幽深,轻然而语:“不历风雨,又怎堪‘神帝’二字。不过,因风雨所绊,倾月迟至今日方才拜访,已是【逆天邪神】深以为愧。”

    沐玄音和夏倾月寥寥几语,让洛孤邪和水千珩的脸色却是【逆天邪神】数度变化。一方为中位界王,一方为月神新帝,两者地位天差地别,但言语之间……竟是【逆天邪神】夏倾月更显敬重?

    夏倾月目光转过,话音亦是【逆天邪神】陡转:“洛孤邪,本王刚才问你,你当真要在吟雪界动手吗?”

    夏倾月的到来,让人不得不想到云澈的另一个身份。

    月神帝的前夫!

    当年此事可是【逆天邪神】闹得沸沸扬扬,举世皆知。

    当年月神界的浩世婚典,夏倾月舍月神帝而带云澈遁离,惊翻了整个东神域,后云澈留在龙神界,夏倾月重归月神界,随之,月神界便传出月无涯将夏倾月收为义女的消息……

    本以为,这是【逆天邪神】月无涯强挽颜面之举,但邪婴之难后,月无涯陨落,却是【逆天邪神】留下遗命,将神帝之位……既不是【逆天邪神】传给他的长子,亦不是【逆天邪神】其他月神,而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这个匪夷所思的消息传开,举世尽皆目瞪口呆。

    月神界毫无疑问的陷入内乱之中,但更匪夷所思的是【逆天邪神】,这个内乱只持续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完全平息,夏倾月正式封帝,全月神界上下无不恭敬臣服,再无人有半字质疑。

    无人知晓这个非月神界出身,年龄只有半甲子,且还是【逆天邪神】女子的夏倾月是【逆天邪神】如何以短短两年时间镇下了庞大的月神界,但毫无疑问的是【逆天邪神】,但凡是【逆天邪神】有脑子的人,都绝不敢对这个月神新帝,亦是【逆天邪神】神界历史最年轻的神帝有半分的轻视。

    洛孤邪徐徐道:“听闻月神新帝封帝之后,从未踏出过月神界,亦从不接受拜贺,今日却亲临吟雪界,莫非,是【逆天邪神】也为了云澈?”

    洛孤邪毕竟是【逆天邪神】洛孤邪,纵是【逆天邪神】面对月神帝亲临,她的脸色依旧呈现着刚硬。

    夏倾月:“……”

    “呵,”洛孤邪淡笑一声:“身为月神之帝,却为了一个曾经的小小俗世姻缘而亲自现身中位星界,此事若是【逆天邪神】传出,不但是【逆天邪神】天大的笑话,亦会让月神界为之蒙羞!你初登帝位,正值维稳树威之时,可千万不要行自损帝威之举!”

    “……”看着洛孤邪,水千珩轻吐一口气。

    他和洛孤邪虽接触极少,但很早便知道她性情孤僻怪异,圣宇界是【逆天邪神】何等雄伟的苍天大树,她当年却是【逆天邪神】决绝脱离,宁愿孤身……而其因,至今无外人知。

    但她的玄道天赋却又高的可怕,超越了她的兄长洛上尘,超越了圣宇界所有人,哪怕身入王界,亦是【逆天邪神】立于顶层。

    今日,水千珩更是【逆天邪神】亲见了她性情的邪异,为了向一个小辈寻仇,可以毫无犹豫的与他翻脸……话说回来,她脱出圣宇,孤身一人,也的确是【逆天邪神】毫无顾忌。

    但……她面对月神帝,竟也敢如此无礼!?

    夏倾月眉头沉下,瞳中紫光微浮:“洛孤邪,本王意欲何为,无人有资格管束。就算是【逆天邪神】天大之错,也远远轮不到你来置喙教训!”

    洛孤邪身体晃动,双目微勾,却是【逆天邪神】难以出声。

    “本王此来,与云澈并无关系。”夏倾月冷然道:“但……”

    她伸出手来,身上忽绽寒气,一枚寒晶在她掌心凝结……虽只是【逆天邪神】一枚小巧的寒晶,却引得千里冷彻。

    “这是【逆天邪神】……冰凰封神典!?”水千珩失口喊道,心头大震,洛孤邪亦是【逆天邪神】脸色微变。

    夏倾月手掌一收,寒晶与寒气又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她俯视洛孤邪,冷然道:“洛孤邪,以你的见识,不会不认得本王刚才所施的冰凰封神典吧?”

    “本王封帝之前,曾受吟雪界大恩,冰凰神宗亦算得上本王的半个师门。如今,有人要在吟雪界撒野,你说本王该不该管?”

    沐玄音:“……”

    水千珩迅速道:“世人这些年皆在猜想月神帝出身,却从无一人知。今日方知月神帝竟与吟雪界有如此渊源。”

    “月神帝已为月神之帝,立当世之巅,却不遗本心,亲临相护,水某万分钦佩拜服。若是【逆天邪神】传出,必为当世佳话,引人赞叹。”

    水媚音侧眸看了一眼父亲,暗暗吐了吐舌头。

    “当然,你若是【逆天邪神】认为本王是【逆天邪神】为云澈而来,那亦是【逆天邪神】你的自由。”夏倾月声音寒下,字字天威:“你只需记牢一件事,我月神界与你往日无怨,但,若你敢犯及吟雪界,便等同于是【逆天邪神】与我月神界为敌!”

    “此言字字皆出自本王之口,你若不信,大可一试!”

    洛孤邪嘴角抽搐,五官扭曲,紧攥的双手剧烈颤动。

    神帝之名,无人能真正不惧。洛孤邪就算再怎么托大,只要尚存半点理智,也清楚自己绝对招惹不起夏倾月。

    更让她惊惧的,是【逆天邪神】那道压覆在自己身上的月神气息……沉重到了她根本无法相信的程度。

    世人皆知夏倾月是【逆天邪神】三年前方得月无涯的紫阙神力传承……但,月神之力的觉醒需要时间,而夏倾月自身的力量当年只有神灵境,别说三年,就是【逆天邪神】三十年,三百年,也断无可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她是【逆天邪神】为了雪耻而来,若就此狼狈而去,非但没能雪耻,反而无疑会耻上加耻……水千珩她可以不惧,但有月神帝在,她今日已注定不可能如愿。

    “呵呵呵……”

    遥远的风雪之中,一个苍老平和的笑声传来:“既有月神帝亲临,看来,老朽此行,已是【逆天邪神】多余。”

    这个声音透着仿佛来自远古的苍莽,又字字威如天倾。沐玄音与夏倾月并无反应,只是【逆天邪神】移了下目光,水千珩与洛孤邪却是【逆天邪神】面色大变。

    和缓的风雪之中,一个老人缓缓现身。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灰白素衣,脸上带着仿佛永不会褪去的慈和。

    “宙天……神帝!”水千珩一语出口,心中惊诧无以言表。

    他本觉得,自己在女儿央求和逼迫之下亲身来此已是【逆天邪神】相当夸张,没想到,他却看到了月神界亲临……现在,又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亲临!

    小小吟雪界,东域四神帝竟是【逆天邪神】亲临其二!

    这是【逆天邪神】他琉光界王都无法不惊的大阵仗。

    “宙天爷爷,你也来啦。”水媚音满脸开心,没大没小的喊道。

    宙天神帝非但不生气,反而抚须而笑,看着水媚音的目光带着几分难掩的宠溺:“如此看来,云澈是【逆天邪神】当真依然在世,真是【逆天邪神】一件大幸事啊。”

    “宙天神帝亲临,吟雪不胜荣光。”沐玄音徐徐而语,然后侧目道:“澈儿,琉光界王、月神帝、宙天神帝皆为你而来,你当真是【逆天邪神】好大的颜面。”

    她声音落下之时,封闭的冰凰界打开了一个缺口,云澈的身影疾飞出去,现身在所有人眼前。

    “云……澈……”云澈出现的刹那,洛孤邪的脸色便猛的沉下,目中陡闪起浓郁到惊人的恨光……若不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和宙天神帝在此,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暴然出手。

    “云澈哥哥!”水媚音惊喜出声,全然不顾周围情境,便要飞身扑过去,但……沐玄音的冰眸却在这时转过,似无意的盯了她一下。

    顿时,她全身泛寒,身体亦顿在那里。

    “咦?”她停在那里,看了沐玄音一小会儿,又看了云澈一小会儿,目光变得很是【逆天邪神】怪异。

    云澈站到沐玄音身侧,躬身道:“晚辈云澈,见过宙天神帝、水前辈,还有……呃……”

    冰凰界虽被隔绝,但并未隔绝声音,他们的言语,云澈全部听在耳中,所以此刻现身亲见,他心中一片混乱和纠结。

    嘶……这个小妖精一样的美女谁啊?真的是【逆天邪神】当年那个脑回路不正常还各种犯花痴的小丫头?

    倾月……月神帝?这这这这……她怎么会忽然成了月神帝!?

    月神帝……神帝啊!月无涯呢!?这短短几年神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啊!?

    夏倾月未言,目光只在他身上短暂停留。

    宙天神帝笑了起来,他认真的打量了云澈一番,笑意温和中透着欣然:“云澈,虽不知你当年是【逆天邪神】如何从邪婴之难下逃生,但你无论躯体还是【逆天邪神】玄力尽皆无恙,这算得上是【逆天邪神】老朽近些年来,最为欣慰之事。”

    邪婴之难?

    又听到了“邪婴”二字,但此境之下,他自然无法多问,认真而感激的一礼,他听得出来,宙天神帝之言,字字源自肺腑。

    以他在神界的地位,今日亲身来此,此恩已是【逆天邪神】太过沉重。

    “洛孤邪,”宙天神帝转而道:“你与云澈当年之怨,老朽在场,看的一清二楚,孰是【逆天邪神】孰非,谁对谁错,无论是【逆天邪神】你,还是【逆天邪神】世人,但凡亲见者,皆是【逆天邪神】心知肚明。”

    洛孤邪:“……”

    “云澈为我东神域亘古未有的神迹,当年未能护他周全,险成老朽一生之憾,如今既知他无恙,便不会再容任何人残害如此奇才……洛孤邪,你莫要执迷不悟。”

    宙天神帝之言何等分量,在东神域,他说出口的言语,每一字都不啻天道箴言,而最后“执迷不悟”四个字,已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警告,还明显带上了怒意。

    当年的事,就发生在宙天界!一切,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洛孤邪身体发抖,但面对两大神帝亲临,她的骨头就算再硬上百倍,也断不敢再出半句硬话,她狠吸一口气,咬着牙道:“既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之命,我岂敢不遵。”

    她转过身去,胸口起伏欲裂,再不看云澈一眼,更不想再停留半息:“今日此事终了,就此别过!”

    声音落下,她眼中恨光闪动,腾空而起,远远而去。

    但下一瞬间,她的身前忽然闪现蓝光,一个寒冰屏障当空出现,连带空间一切封结,封死了她的进路。

    洛孤邪身形猛的停止,她的身后,传来沐玄音冰寒刺心的声音:“洛孤邪,本王允许你走了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逆天邪神】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减肥方法  最强终极兵王  笔趣阁  明末第一贼  三国高校传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极品家丁  秦吏  作文大全  电视指南  杀神白起  最强特种兵王  秦吏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大争之世  逆天铁骑  伏天氏  笔下文学  寸芒  中世纪崛起  谎话大王  莽荒纪  杀神白起  极品全能学生  励志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