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第409章 一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不用心机说这些话来试图分散我的注意力。”云澈冷冷的道,同时踩在他身上的脚用力往下一压:“手里的药粉也给我老老实实收了吧,区区幻梦蝶的幻毒,对我没用!”

    “少女”的瞳孔顿时出现了刹那的收缩,心中是【逆天邪神】翻起惊涛骇浪。眼前的这个人一双眼睛就如一对冰镜,面对这双眼睛,他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种从遁形的可怕感觉。他刚才说出“被霸皇追杀”这类话,的确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让云澈的注意力出现分散,而他的右手指间,也的确夹着一抹毒粉。

    而这些,竟然部被他看穿!

    尤其是【逆天邪神】幻梦蝶的幻毒味形,他夹在指间,绝半点泄露……竟被他一口喊出!

    “你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少女”反问道:“你明明不是【逆天邪神】凤凰神宗的人,却可以使用凤凰炎……你应该真的就是【逆天邪神】来自苍风国……但苍风国,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物……”

    云澈目光冷澈,只是【逆天邪神】冰冷的盯着他。他脚下的人知道自己没有提问的资格,勉强呼了一口气,道:“我的伪装,从来没有被人识破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识破我的?”

    “你隐匿行踪、气息,还有你拟声的能力,我远远不及。”云澈淡淡的道:“但在易容上,你就要稍微差我一点了。一个人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易容,只要走近我三丈之内,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我不但知道你是【逆天邪神】易过容的,还知道你是【逆天邪神】三重易容,就算把现在的这张脸扒下来,后面的,还有后后的一张脸,也依然不是【逆天邪神】你真正的面孔……看起来,你要么是【逆天邪神】丑到极点怕被人看,要么是【逆天邪神】为了隐藏而绝不敢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真面目……”

    “当然是【逆天邪神】后者!!”“少女”激动了起来,扯着嗓子吼道:“你看我扮的这个女人……水灵灵、娇滴滴,就该知道我就算不是【逆天邪神】帅的惊天动地,也起码是【逆天邪神】玉树临风英俊不凡!!怎么可能和‘丑’字沾上关系!你才丑……你家都丑!”

    “切!”云澈一撇嘴,踩在他身上的脚忽然放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去,道:“你走吧。”

    “少女”……嗯,准确的说是【逆天邪神】这个男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盯着云澈的后背,兀自一脸的不敢相信,之前在落炎商会,他可是【逆天邪神】亲眼看到云澈出手是【逆天邪神】多么的狠辣,本以为落在他的手上,至少也要吃个大苦头,没想到,他竟就这么把他给……放了?

    “你……你就这么把我放了?”他瞪大眼睛道:“你不问我是【逆天邪神】谁了?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跟踪你?就……就这么把我放了?”

    “因为你不是【逆天邪神】个恶人。”云澈头也不回的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逆天邪神】恶人?”

    “哼,我这辈子见过的恶人太多太多,所以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恶人,我看一眼就够了。”云澈半眯着眼睛道:“而且,你在客栈时,用的是【逆天邪神】迷香,而不是【逆天邪神】毒香。刚才即使被我控制在脚底下,要洒的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幻香,另外你看我的眼神没有半点杀意……否则,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男子张了张嘴,却没有趁机逃走……他自信这么恢复自由的话,自己想要逃,十个云澈都别想追上去,他反而上前一步,不解的道:“你就不问问为什么要接近你?”

    “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

    云澈转过身,看着他道:“你是【逆天邪神】为了偷我身上的凤凰葵!”

    云澈用的是【逆天邪神】肯定的陈述,而不是【逆天邪神】疑问。

    “你……你怎么知道?”男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味道这种东西,很多时候要比气息加难以掩饰。火山胆、凤尾蕉、炙血火参、紫阴伽蓝、龙芝草、千虫紫罗藤、云霖花……这是【逆天邪神】我在你身上闻到的药材味道。虽然你已经很努力的消除过这些气味,但这些药材你是【逆天邪神】在十二个时辰之内接触过,再怎么掩饰也会有极少的味道残留,足够我分辨的出。”

    男子整个人目瞪口呆,僵在那里,如同石化……云澈所说的那些药材名字,一个不少,一个不多……一个不差!!

    “如果这些药材是【逆天邪神】储存在空间戒指里,是【逆天邪神】不会有任何味道逸散出来的。而很显然,你是【逆天邪神】亲自接触,并调配过这些药材,而这些药材结合起来,其功效便是【逆天邪神】强行续命,而要让这种强行续命持续的时间久的话,还需要大量的紫脉天晶……只是【逆天邪神】,这个强行续命的过程,会伴随着巨大的痛苦,而要遏制这种痛苦,且又不与其他药材的药力产生冲突,就只有可以阻断身痛感经脉的凤凰葵。”

    男子:“~!#¥%……”

    “你跟踪我,也刚好是【逆天邪神】在我拿到凤凰葵之后。”云澈淡淡的道:“你既然是【逆天邪神】为了救人而接近我,并且也从未对我有过杀心,所以,我也没理由再继续为难你,刚才踩你那几脚足够了……你走吧,别再妄想着从我身上偷什么东西。”

    云澈说完,转身就走。

    直到云澈走出十几步,男子才如梦方醒,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嗖”的窜到了云澈的身前,速度之,让云澈连残影都没有看清:“等等……老弟……哦不!大哥,我两番三次的冒犯你这等高人,是【逆天邪神】我不自量力,有眼珠,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凤凰葵对我来说实在太过重要,请你务必把你手中的那株凤凰葵转让给我……”

    他本以为以自己的能力,谁拿到凤凰葵之后,他要从其手中窃过根本是【逆天邪神】易如反掌,没想到,他竟碰上了云澈这个绝世妖孽。至此,他知道自己已不可能把凤凰葵从他手中窃过来,而且云澈大方的放了他,他也没脸再去耍手段,但那株凤凰葵,却是【逆天邪神】他纵然拼了命也必须拿到的东西。偷窃不成,他能做的,只有……求。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白白转让。”他比诚恳的道:“你从落炎商会买那株凤凰葵用了一千紫玄币……我用三千……不!五千……不!一万……我用一万紫玄币买!”

    他吼出一个疯狂比的价格,然后手忙脚乱的拿出一张紫光闪闪的玄币卡,看着云澈,一脸的恳求。

    云澈不为所动,缓缓的摇头:“若是【逆天邪神】其他时候,这株凤凰葵我可以转让。但现在,我也急需这株凤凰葵来提升实力,否则,半个月之后,我可能连命都要丢在这神凰城,所以,你出再多的钱,我不会转让给你的。”

    说完,云澈径直便要离开。

    “大哥!!”

    男子冲上来扯住他的衣服,双手微微颤抖:“你手中的凤凰葵,是【逆天邪神】今年所能找到的后一株,请你论如何都要转让给我,如果一万紫玄币还是【逆天邪神】不够的话……需要多少,你尽管开口,只要我拿得出,我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

    云澈断然摇头:“我说过了,不是【逆天邪神】钱的问题,这株凤凰葵,同样关系着我的命运,我论如何都不会把它让给别人,你去别的地方找寻吧,或许有再找到一株的可能。”

    “如果能在别的地方找到,我早都去了。”男子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哀求:“大哥,你眼光如神,连我接触过什么药材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也该知道用这些药配合紫脉天晶强行续命会伴随着多么巨大的痛苦。她的寿命,多多只有不到一年了,我现在大的希望,就是【逆天邪神】能陪着她安安静静的度过这后的一年,她这后的时间,我怎么忍心让她再承受那种锥魂之痛……我尽千辛万苦,也只找到了半株凤凰葵,但那半株凤凰葵不但被使用了一半,而且药力已是【逆天邪神】大幅度离散,效果极微,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逆天邪神】你手中的这株……求求你,把它让给我吧,我对天发誓,我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云澈侧目看了他一眼,却是【逆天邪神】依旧摇头:“你的各种能力都表明你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大盗,但显然,你的心并不坏,你说的话,每一句也都是【逆天邪神】真真切切。但是【逆天邪神】,你,还有你要救的那个人,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还没有博爱到用关系着自己性命安危的东西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死心吧,不要再跟着我!”

    云澈一甩手,一个星神碎影闪至十丈之外。

    “砰!!”

    膝盖重重落地的声音在云澈的背后响起,云澈的脚步猛的停止,转过身来,眉头紧拧:“你……”

    男子双膝跪地,脸上布满着深深的哀求,双目之中晃动着泪痕:“大哥,我这辈子从未求过我,没有跪过人……就连我的亲生父母在世的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跪过他们一次……我求你……大发慈悲……她真的……只剩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我求求你……就算你让我做牛做马……”

    云澈的心被狠狠的触动……他虽然和这个男子第一天见面,但,一个身如鬼影,七个霸皇都法将他奈何的人物,他知道他的眼泪、他的双膝跪地意味着什么……

    那是【逆天邪神】他的部骄傲与尊严……

    他这辈子,的确应该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下跪,否则他的双膝不会颤抖的这么剧烈。他的眼神很助,而如果他再次拒绝,这些助,就会完的化作绝望……

    这样的眼神,像极了当年抱着苓儿香消玉殒的身体仰天痛哭的他……

    “呼……”云澈暗叹一声,终究没有再迈动脚步,他走了过去,道:“你要救的那个人,是【逆天邪神】你的什么人?”

    “……是【逆天邪神】我的妻子。”看到云澈走回来,他的双眸中亮起希望的曙光:“大哥,求求你,只要你肯把凤凰葵给我,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告诉我,你的妻子得了什么病。”云澈问道。

    “她不是【逆天邪神】得病。”男子摇头,神色痛苦:“五年前,我们一家遭遇仇家暗袭,我父母双双遇害,也用自己的命让我和我的妻子得以逃脱,但我的妻子在当时身受重伤,并且身中诡异的寒毒,人可解。这些年,我只能拼尽力的为她续命,但这种续命,毕竟不能长久,今年,已是【逆天邪神】后的极致……”

    “被暗袭?”云澈微露惊诧:“你是【逆天邪神】个潜行暗袭的行家,你的父母应该是【逆天邪神】比你强的多,怎么会至于到如此地步?五年前,你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距离现在太远吧?”

    男子脸上闪过挣扎,然后终于,还是【逆天邪神】缓缓的说了出来:“是【逆天邪神】日月神宫……”

    云澈:“!!”

    “我们家族世代为盗,世代以劫富济贫为生命之乐。我的一个先祖,曾潜入过日月神宫,盗走了日月神宫的一把霸皇刀。所以数百年来,日月神宫一直在寻找我们的踪迹,后来不知是【逆天邪神】用什么方法寻到了我们的匿身处之一,从而劫难降临……”

    “我知道了,你起来吧。”云澈把他给拉了起来……一个世代为盗的特殊家族,一个先祖,居然连日月神宫那般圣地都来了个一进一出,还顺走了一把霸皇刀,如此家族,在这天玄大陆上必然有着极盛的名气。

    “带我去见见你的妻子。”云澈认真的道:“我相信你不会放心离的她太远,她应该就在这神凰城之中吧。”

    “啊?”男子一愣。

    “我会一些医术,或许有可能治好你妻子的伤和毒。而且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和你妻子的行踪泄露半分,甚至你真人长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去看。”云澈平淡的道。

    男子张了张嘴:“这……可……可是【逆天邪神】……”

    “没有可是【逆天邪神】。”云澈打断他:“你既然那么在乎她,就只能选择相信我。就算天下第一神医告诉过你她药可医,你也必须要相信一个自称有可能医好她的人!因为你错过了我……有可能就是【逆天邪神】错过她的命!”

    “好!!”

    云澈的后一句话,将男子所有的疑虑一下子部击碎,他再也没什么可想,狠狠的点头:“你连我接触过什么药,都能一下子分辨出来,我相信你的医术一定出神入化!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们,也没有理由害我们……如果你真的能医好她,我这条命都是【逆天邪神】你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逆天邪神】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友情链接:全本小说网  天涯八卦  逆天铁骑  管理资料下载  飞剑问道  全民领主  飞剑问道  天涯八卦  作文大全  九御神王  完美世界  金庸网  首富杨飞  如意小郎君  银行信息港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极限保卫  99养生网  励志名人名言  tplink  健康报网  工作总结  莽荒纪  娱乐大头条  免费算命网